吳秀波和劇中的兩位“女友”王雅捷、高曉菲(左)在現場喝交杯酒。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
  新京報訊 (首席記者劉瑋)昨日,由吳秀波、王雅捷主演的電視劇《馬向陽下鄉記》舉行了開播發佈會,本劇將於9月17日登陸央視一套黃金檔。此次,吳秀波將徹底顛覆“精英大叔”形象,下鄉當起“第一書記”,而且在劇中還要面對前任女友和現女友的感情糾紛。當在現場被問及在兩位“女友”之間要如何取捨時,吳秀波被難住了:“這個問題我真回答不了,問這個問題就像問我媽和老婆掉水裡了,我要先救哪一個。我只能說,我們都是有緣人。”
  與以前作品有何不同?
  它本分、周正、溫暖、有趣
  在《馬向陽下鄉記》中,吳秀波飾演的馬向陽是一個從城市被下派到農村的“第一書記”,衣著打扮非常“潮”,不僅嘴皮子利索,女人緣也特別好。這個人物和吳秀波之前在《心術》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《離婚律師》中的“帥氣大叔”有不少差距,說到為何接演了這部“農村戲”,現場,吳秀波特意拿著一張“講稿”上了台,“‘書記’說話得特別註意,所以我在臺下寫了一下,其實是怕因為這個劇的名字減少觀眾,這部劇在我看來就是‘本分、周正、溫暖、有趣’八個字”。
  為什麼接演農村題材?
  跟導演聊了四個小時被打動
  吳秀波說,他認為演員是有局限性的,自己最初也沒想過會演農村題材。他說在自己的演藝生涯中有兩部戲是看了劇本之後,沒有信心演原本想婉拒的,但約見導演聊完後又接了下來。這兩部戲一部是《黎明之前》,另一部就是《馬向陽下鄉記》,“我就記得導演跟我聊的時候,聊到動情之處,我倆眼裡都閃著淚光,我就跟導演說,雖然我沒演過農村戲,但你給我講述的這四個小時里,讓我看到了一個地方,我願意和你一起去。”在吳秀波看來,也正是自己這一番“思想鬥爭”,讓他和馬向陽有了相同的心理經歷,“我倆都是帶著最初的頑劣、不解,進入到一個全新的領域”。
  “書記”發言
  我有四部作品在央視播出過,第一部戲是《玉碎》,那時我還年輕,在劇中演一個日本鬼子;第二部戲是《相思樹》,也是當年製作成本非常高的一部作品,第三部是《趙氏孤兒》,前三部都是大戲,這第四部是一部小戲,但它其實是一部擁有大收視群的劇,從中能夠看到那片溫暖的土地,能看到周正的人心以及有趣的故事。
  我從小住在大姨家,說是在城市,但大家的生活幾乎都在城鄉交接的地方。那個時候不僅能看到一排一排的平房和冒煙的工廠,同時也可以看到農民種的地,其實那是一種半鄉村的狀態。後來,每當我去農村的時候,都會覺得心曠神怡和特別的安靜,就是覺得生命變得特別的簡單。比如,看到農民種的糧食,會想到有這個就可以活下來了,不需要其他繁瑣的東西。所以我一直對農村有一種情結。
  我拍戲最緊張的就是見女演員,前期要溝通,後期又會被問哪個女演員好,我平時自己什麼都不行,但當演員要和誰都能談戀愛。我從馬向陽身上體會出的就是,即便現在跟了這個女生,只要那個還在就什麼都不能說,能說的就是,都是我的錯。
  口述:吳秀波  (原標題:“精英大叔”吳秀波“下鄉”首演村書記)
創作者介紹

章魚哥

ah02ahln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